LenNya_Roy——请先看「关于」01/24

乾说什么来着?

奥村也不急着回想起来,现在他和真田在樱花树底下。

真田可不是个姑娘家。

哦对,乾是这么说的。

真田虽不是个姑娘家,好在身高输给他。

这么想着,他低头吻了真田。

人生被弄得乱七八糟,我自己后悔没什么用,做出决定时想不到这么远,顺着当时心意,连迟疑也不需要。

被抛下了反而更无法接受,虽然这是我单方面的想法,毋容置疑,他是不会有这样的想法,一丝一毫也不会有。

但我始终想与他有关。

水原紧捏一下鼻头,让不适感逼走流泪预感,然后捂住了嘴。

他怕自己会发出声音。

傀好像察觉到什么,轻声嗤笑。

谁在乎受伤,请将我捆绑。

“リーチ”

【用你的语言说我爱你。】

“私も、リーチ”

“ノーテン”


原谅我因为竞技规则而无法直接给你放铳,但是,我还是能做到一件事情的吧…至少可以让你在流局的时候,拿到的点棒多一点——“ノーテン” 


日麻大大的脑洞要不要这么棒www

————后续二

“私も、リーチ”

“ロン!32000!”


 我要你的全部,直到清算。

他的声音尚算平稳。

“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一切行动皆顺从本能,而你又有回应。”

傀俯下身,手浅浅插在裤袋口,看着躺在地上的水原。

他身上流出的血四处蔓延伸展,渐渐到了傀的脚边。

那是水原看不到的角度,但傀没有避开。

除了眨眼,傀脸上的器官没有动过,嘴唇一直闭合,水原看久了,下意识地想吻上去。

傀的葬礼,你会来吧。

水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吧,听筒里已是嘟嘟声响,他手抖了一下,把听筒放回原处。

傀桑……怎么……会死……呢……

意识到自己思考的问题有些不对,水原皱眉苦笑。

是人的话,死亡也是正常现象,无论再怎么意外。